Skip to content

Chinese Blog Post 7.11 宣教领域中的处境化

[et_pb_section fb_built=”1″ _builder_version=”4.9.7″ background_image=”https://new.gracetoasia.org/wp-content/uploads/2020/08/arthur-miranda-rShWIdhcYOw-unsplash-scaled.jpg” width=”80%” module_alignment=”center” min_height=”139px” height=”525px” custom_padding=”||75px|||” hover_enabled=”0″ sticky_enabled=”0″][et_pb_row _builder_version=”4.4.6″ custom_margin=”30px||||false|false”][et_pb_column type=”4_4″ _builder_version=”4.4.6″][et_pb_text _builder_version=”4.4.6″ header_text_color=”#ffffff” background_color=”rgba(145,145,145,0.73)” max_width=”27%” min_height=”87px” custom_margin=”28px|5px|28px|5px|true|true” custom_padding=”29px|3px|29px|3px|true|true”]

使福音处境化

[/et_pb_text][/et_pb_column][/et_pb_row][/et_pb_section][et_pb_section fb_built=”1″ _builder_version=”4.6.5″ module_alignment=”center” custom_padding=”||1379px|||”][et_pb_row column_structure=”3_4,1_4″ _builder_version=”4.4.6″][et_pb_column type=”3_4″ _builder_version=”4.4.6″][et_pb_text _builder_version=”4.4.6″ text_font_size=”17px”]

宣教领域中的处境化

经文:使徒行传 17:16–31

非常感谢汤米•克莱顿(Tommy Clayton)监督关于处境化的系列。他很棒地整理那些文章,也监督并回复了一些好评论。

但在我们离开这个系列之前,我想从对前篇文章的评论中突出几条有益的。两位宣教士对处境化有一些有用的意见。其中一位(他已删除了文章,所以我不说出他的名字)在欧洲作宣教士;另一位曾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作宣教士。

以下是他们所提出并处理的问题的实质:是否有任何合法的处境化形式,尤其是有关宣教领域?

答:也许有。取决于处境化的含义。我们的两位宣教士朋友在这方面都非常有帮助,提供了具体例子来表明他们的意思。

在任何关于处境化、挽回文化的讨论中,要记住这一点很重要。你必须具体地讨论,与圣经作比较或对比,然后再看看情况到底如何。具体例子所提供的清晰度和精确度使问题变得明显。

有些人指出在宣教领域进行处境化的必要性。他们指出诸如将圣经翻译成通用语言、穿该地区人民常见的服装、或参与非罪恶的文化习俗(如拉丁美洲的足球)之类的事,作为处景化的例子。如果处境化只指着这些,那么争议就不存在了。谁会不同意呢?

但那些明显合法的做法为其他不容易接受的做法提供了掩护。这就是我们的一位宣教士朋友非常有帮助的地方。他表示,处景化可能意味着用目标文化中人们所熟悉的词语或概念来代替圣经文化中不太熟悉的词语或概念。其目标是使翻译或教导清晰。例如,你是否会告诉一位在丛林深处出生、活着并变老的人,他的罪可能比雪更白,即使他从未见过雪?你是否会告诉爱斯基摩人关于牧羊人和羊的事,即使他从未见过类似情况?为什么不用“海豹”一词来代替“羊”一词?

他描述了第二种关于挽回文化的处境化形式 —— 使用异教节日、音乐或未被赦免的文化的其他方面,以传达圣经真理。由于这种处境化形式并非特定于宣教领域 —— 这正是我们在自己领域中所处理的事情 —— 我将在以后的文章中研究这一点。

曾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事奉的宣教士评论员蒂姆·斯潘顿(Tim Spanton),对我们的欧洲宣教士所提的问题作出了恰当回应。这就是他所说的(我只做了一点小修改):

我与妻子曾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作宣教士,花了两年时间学习Myu的语言和文化之后,才开始教圣经、介绍福音。我们的文化研究是为了让我们正确理解他们将如何听取我们所教的内容。

我们并没有改变圣经,而是花时间教导他们关于羊、牧羊、以及其他旧约和新约的惯例。我们做这件事的方式之一是通过扫盲计划。在我们到达之前,Myu语言从未被外人知道或写下过。除了教导和翻译经文之外,另一优先事项就是教导成人和儿童如何读写自己的语言。

在一本识字课本中,我们关注了将在福音教学出现的圣经文化主题。我们向他们展示了羊的照片和自己在密西根上半島(Upper Michigan)的雪中的照片。他们的语言中没有羊或雪的词汇,所以我们使用了通用贸易语言(美拉尼西亚语)的词汇。孤立的Myu人非常聪明,而当我们好好解释外国圣经文化后,他们对理解它是没有困难的。

试图在Myu文化中找到一些用来取代圣经记载的等同语很危险,因为它们都不能正确地表达圣经中的意思。现在,Myu的圣经老师们能够在教导文化时明确解释圣经文化,而不是找出一些不足的本地例子。你一旦使圣经本地化,就会在找到适当的“等同物”时被卡住,因它们将不断失败。这非常危险。

我们绝对不需要改变神所默示的话。这与我们在家里如何教圣经无所不同。我们要解释圣经文化,以便能真正理解神的意图。因为“圣经(希腊语 graphe,书面圣经经文)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提摩太后书3:16)。

谢谢你,蒂姆。这里有一句话说:“孤立的Myu人非常聪明,而当我们好好解释外国圣经文化后,他们对理解它是没有困难的。 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而我很高兴它出现在蒂姆的话中。

改变圣经中的词语和概念,以让其他文化的人更容易理解,这在本质上是侮辱性的。 我认为它忽略了“神的形象”的概念。神已在世上每一个民族的每一个人身上印上了他的形象。我们目标地区中的人都不是“笨傻的本地人” —— 他们都是聪明的罪人,需要听到并理解神恩典的真理。若你可以听到并理解,他们也可以的。

正如我所说的,我们将会回到“处境化等于挽回文化”的问题。这个概念无处不在,而我们将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来澄清问题。

[/et_pb_text][/et_pb_column][et_pb_column type=”1_4″ _builder_version=”4.4.6″][et_pb_text _builder_version=”4.4.6″ text_font=”|600|||||||” text_font_size=”17px” text_line_height=”1.8em” custom_margin=”5px|-7px|5px|-7px|true|true”]

使福音处境化

使福音处境化
为获得而放弃
在基督里的自由
新约的执事
对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一)
对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二)
对外邦人我就作外邦人
对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
“处境化”与教会腐败
无论如何要救一些人
带着后果回到原点
你可能是一个实用主义者
计算之罪

[/et_pb_text][/et_pb_column][/et_pb_row][/et_pb_section][et_pb_section fb_built=”1″ _builder_version=”4.9.3″ width=”75%” module_alignment=”center” min_height=”311px” height=”100px” custom_padding=”2px|||||” locked=”off”][/et_pb_s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