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福音处境化

对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

经文:哥林多前书 9:22–23

在哥林多前书9章,保罗显出了对不信者的自我牺牲的爱。他解释了自己为福音的缘故而愿意放弃个人自由并迁就他人的原因。他在本章的第一部分已提到了两组人 —— 犹太人和外邦人。为了与两个种族交通,保罗愿意放弃他身为使徒所有的自由。但种族上的应用只不过是开始。

在22节中,保罗提到了第三组:“对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为要赢得软弱的人。”软弱的人是谁?在保罗神学中,这种表达指的是过分的基督徒 —— 不成熟而不了解自由的信徒。例如,在犹太社会中,一些新基督徒仍想守安息日,参加会堂的聚会,遵守饮食规律,并保持旧约律法的所有节日和仪式。那时基督教界里有些人的良心软弱,仍然觉得这些是必要的。他们刚摆脱犹太教,所以仍然坚持着它;他们的良心促使他们去做那些已成为习惯、与真神和旧约圣经相关的东西。

另一方面,在外邦人中,有一些从偶像崇拜中被拯救出来的人,现在正担心自己会与祭过偶像的肉有任何接触。也许有些的是因坚持古老迷信而恐怕恶魔偶像,或想与一切让人想起前生活的东西断绝关系。

当然,保罗并没有这种恐惧和迷信。而他已摆脱旧约的礼仪律法。基督的律法管辖着他。虽然他能自由地做别人良心不容许他们做的事情,但当保罗与良心软弱的弟兄们在一起时,他小心避免违反他们的良心。他改变了自己的行为,以免绊倒他们。他以慈爱让步,以免得罪软弱的兄弟。

他是如何做到的呢?有一次,他许了拿細耳人的愿,为要平息耶路撒冷信徒中的谣言 —— 他们说他的教导反对摩西,并敦促犹太人不要给孩子行割礼(使徒行传21:17–26)。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最终是因为履行这誓言而被捕、被监禁。不信的犹太人憎恨福音的信息,所以承诺摧毁它的使者。但他们对保罗本人并没有合理的投诉,因他已竭尽所能,对犹太人作犹太人,对外邦人作外邦人,并对软弱弟兄作软弱弟兄。

问题又出现:保罗为何要忍受这一切?哥林多前书9:22,23说:“无论如何我总要救一些人。凡我所做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无论如何”,起初听起来似乎反映了实用主义,但不要忘记,保罗在这里讲的是屈尊而不是妥协。它们之间有什么不同?屈尊就是通过放弃一些个人、可选的自由来消除对宗教良知的不必要冒犯。妥协就是抛开重要的真理,而使福音信息改变或被削弱。

在哥林多后书2:17,保罗与妥协者和营销者形成对比:“我们不像许多人,把神的道当商品贩卖,而是由于真诚,而是受命于神,在神面前凭着基督讲道。”妥协者出售的是便宜福音,想通过除去基督绊倒人的地方来吸引人。保罗只想阻止自己成为对人们良心的障碍或绊脚石,而这样就能让纯粹的信息渗透人心并开展工作。若人们因这信息而跌倒,保罗并不试图消除福音绊倒人的地方,也没有废除十字架之绊脚石;他不会容忍那些试图如此做的人(加拉太书5:11)。但是,若自我否认和遵从能为他打开讲道机会之门,他就愿意那样做。

(改编自《Ashamed of the Gosp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