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hinese Blog Post 7.12 带着后果回到原点

[et_pb_section fb_built=”1″ _builder_version=”4.9.7″ background_image=”https://new.gracetoasia.org/wp-content/uploads/2021/05/6213268_xl-scaled.jpg” width=”80%” module_alignment=”center” min_height=”498px” height=”525px” custom_padding=”||75px|||” hover_enabled=”0″ sticky_enabled=”0″][et_pb_row _builder_version=”4.4.6″ custom_margin=”30px||||false|false”][et_pb_column type=”4_4″ _builder_version=”4.4.6″][et_pb_text _builder_version=”4.4.6″ header_text_color=”#ffffff” background_color=”rgba(145,145,145,0.73)” max_width=”27%” min_height=”87px” custom_margin=”28px|5px|28px|5px|true|true” custom_padding=”29px|3px|29px|3px|true|true”]

使福音处境化

[/et_pb_text][/et_pb_column][/et_pb_row][/et_pb_section][et_pb_section fb_built=”1″ _builder_version=”4.9.3″ module_alignment=”center” custom_padding=”||1600px|||”][et_pb_row column_structure=”3_4,1_4″ _builder_version=”4.4.6″][et_pb_column type=”3_4″ _builder_version=”4.4.6″][et_pb_text _builder_version=”4.4.6″ text_font_size=”18px”]

带着后果回到原点

经文:路得记 1:16–17;路加福音 9:23–24

我们在上一篇文章中了解到,一位宣教士能在没有过度处境化的情况下,仍然忠实而有效。事实上,曾有一段时间,对住的人民中的宣教士来说,翻译圣经、吃本地食品、穿本土服装以及学会欣赏文化兴趣及活动这一类的事,并不需要花哨的术语(如处境化或挽回文化)来验证它们;那只是普通的常识。

那么,改变了什么呢?

这又一次归结为实用主义。作为教会增长运动的骄傲之旗,实用主义简单地解释了这种对福音传教和教会事工的处境化的普遍关注。

回想起20世纪初的印度,以及循道宗宣教士皮克特(J. Waskom Pickett)的社会学研究。他一直在观察印度某些地区的种姓、社会群体中的改宗人数和教会增长率。他开始确定并分类那些从表面上看有更多改宗者、更高教会增长率的群体,并研究它们之间的共同特征。皮克特于1933年在印度出版一本名为《群众归主运动》(Christian Mass Movements)的书,发表了研究结果。

皮克特的书对教会增长运动之父唐纳德·马盖文(Donald McGavran)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马盖文曾说过,“我在皮克特的火上点燃了我的蜡烛。”)马盖文对他在印度宣教的微不足道结果感到失望,而皮克特的研究为他提供了得到更好并可见的结果的希望。马盖文进一步研究皮克特的论文,并考察了教会增长的原因、障碍,以及促成特定人群中的教会增长的因素。他还确定了可用来保证教会增长率更高的原则。

马盖文对教会增长的理论基于现在已着名(但那时引起争议)的同质单位增长原则(一个同质单位是一个社会团体,其中的成员共享共同的特征)。马盖文教导说:“一般人喜欢不必跨越种族、语言或阶级之障碍,而成为基督徒。”若你不强迫人们跨越障碍,你会在传福音和教会增长中看到更好的结果。就这么简单。

这种属于阿民念主义的传福音方式(由一种神人合作而不是神恩独作的概念所驱动)更强调罪人的选择而不是主的选举。它也延续了一种肉体的倾向,更信靠人类可见的方法而不信神看不见的能力。能够立即看到、衡量、分析、报告和欣赏的东西,比等待和信任圣灵无法看到或测量(而因此难以分析)的工作更重要。

马盖文于1961年辞去了他的宣教士职位,并在俄勒冈州尤金市(Eugene, OR)成立了教会增长研究所(Institute for Church Growth)。四年后,在1965年,他将研究所搬到了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迪纳市(Pasadena, CA)的福乐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 School of World Mission)。与彼得·瓦格纳(C. Peter Wagner)、雷夫·溫德爾(Ralph Winter)和其他神学家,马盖文教了宣教神学、神学和事工的学生关于教会增长的理论。

马盖文的理论在美国福音派教会的肥沃、阿民念主义之土壤里生根发芽并没有多久。马盖文和瓦格纳开始在湖滨大道公理会(Lake Avenue Congregational Church)教导教会增长课程。随着诸如里克·沃伦(Rick Warren)和比尔·海贝尔斯(Bill Hybels)等牧师的高调成就,其他牧师都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怎么能使我的教会这样地增长?”当其他牧师学习并应用这些原则时,他们也看到教会更快地增长了。成果就证明了自己。教会增长的原则,至少在通俗看法中,不再仅仅是理论;他们已成为无可争辩的事实。实用主义已得胜了。

面对大量的统计证据 —— 那些所谓证明教会增长理论成功的事实 —— 哪位精神正常的人会争论其合法性呢?

我们会。

圣经中充满了为寻求神救恩而跨越种族、语言、阶级和家庭障碍的人的例子。路得的悔改与同质单位原则的大意背道而驰,她却因此而找到救赎。当拿娥米试图阻止路得跟她回以色列地去 —— 那正是因为种族、语言、文化和家庭的障碍 —— 路得就如此回答:

不要劝我离开你,转去不跟随你。你往哪里去,我也往哪里去;你在哪里住,我也在哪里住;你的百姓就是我的百姓;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死在哪里,我也死在哪里,葬在哪里。只有死能使你我分离;不然,愿耶和华重重惩罚我!(路得记1:16–17)

事实上,耶稣要求门徒们越过一切可能的障碍来跟从他。“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失生命;凡为我丧失生命的,他必救自己的生命”(路加福音9:23–24)。那些即使需要跨越障碍也为基督失丧生命的人,显出我们在耶稣曾曾。。。曾祖母路得身上所看到的真实悔改。

看到宣教运动如何回家为教会设定方向,其实很有趣。宣教士所做的很多事都是模范、有用、教育性并启发性的。但这种教会增长实用主义一点都没有帮助。它使牧师、宣教士和教会领袖更专注于方法而不是神学;更专注于事工的广度而不是其深度;并更专注于可看到、可计算的东西(这是引起骄傲的)而不是看不见、属灵的东西(这是高举神的)。

远在印度所产的实用主义之蛋,在福乐神学院的宣教智囊团中孵化出来。它的后裔在今天许多福音派教会中蓬勃发展。教会增长的早期先驱者构思了后来产生“寻道者运动”的想法。他们的孩子已长大,为许多教会、建立教会运动和外国宣教运动设立了方向和基调。实用主义已带着其后果回到原点,而美国福音派主义就永远不如以往。

[/et_pb_text][/et_pb_column][et_pb_column type=”1_4″ _builder_version=”4.4.6″][et_pb_text _builder_version=”4.4.6″ text_font=”|600|||||||” text_font_size=”17px” text_line_height=”1.8em” custom_margin=”5px|-3px|5px|-3px|true|true”]

使福音处境化

使福音处境化
为获得而放弃
在基督里的自由
新约的执事
对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一)
对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二)
对外邦人我就作外邦人
对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
“处境化”与教会腐败
无论如何要救一些人
宣教领域中的处境化
你可能是一个实用主义者
计算之罪

[/et_pb_text][/et_pb_column][/et_pb_row][/et_pb_section][et_pb_section fb_built=”1″ _builder_version=”4.9.3″ width=”75%” module_alignment=”center” min_height=”388px” height=”100px” custom_padding=”2px|||||” locked=”off”][/et_pb_s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