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hinese Blog Post 7.14 计算之罪

[et_pb_section fb_built=”1″ _builder_version=”4.9.7″ background_image=”https://new.gracetoasia.org/wp-content/uploads/2021/05/6213268_xl-scaled.jpg” width=”80%” module_alignment=”center” min_height=”525px” height=”60px” custom_padding=”||75px|||” hover_enabled=”0″ sticky_enabled=”0″][et_pb_row _builder_version=”4.4.6″ custom_margin=”30px||||false|false”][et_pb_column type=”4_4″ _builder_version=”4.4.6″][et_pb_text _builder_version=”4.4.6″ header_text_color=”#ffffff” background_color=”rgba(145,145,145,0.73)” max_width=”27%” min_height=”87px” custom_margin=”28px|5px|28px|5px|true|true” custom_padding=”29px|3px|29px|3px|true|true”]

使福音处境化

[/et_pb_text][/et_pb_column][/et_pb_row][/et_pb_section][et_pb_section fb_built=”1″ _builder_version=”4.9.3″ module_alignment=”center” custom_padding=”||1500px|||”][et_pb_row column_structure=”3_4,1_4″ _builder_version=”4.4.6″][et_pb_column type=”3_4″ _builder_version=”4.4.6″][et_pb_text _builder_version=”4.4.6″ text_font_size=”17px”]

计算之罪

经文:撒母耳记下 24:1–10

我承认,每当我听到福音的传道人报告他们的统计数字作为成功的外在证据时,我就会感到很厌倦,甚至烦躁。而且,我知道我不是唯一这么想的人。(这段视频的前一分钟半说明了这一点。

够了。

我并不是说我比别人更不容易受到诱惑,更不希望获得大数字和统计数字来显然表明神对我事工的祝福。我确实受到其诱惑。但我把关注于数字看为应被抵制的诱惑,而不是被追求的东西。当传道人找到公开提及数字的方法时 —— 而这往往听起来像吹牛 —— 这是世俗的,对应以谦卑和温顺为特征的基督徒来说不恰当。

以色列所受的最糟灾难之一出现在大卫数点他的军队、为军事能力感到自豪时。虽然大卫从人的角度来说看到并计算许多外在、可见的成功迹象,只有神才知道以色列的真实状况。普遍的属灵衰败很快就将分裂大卫的国度,并最终将以色列和犹大人民从应许之地被驱逐出去。

计数并不总是骄傲,对吗?神曾命令摩西进行人口普查(民数记1:1-46; 26:1-62),而那出于非常实际的原因(例如登记战斗人员,确定每支派应为圣殿事工付出的赎价)。在我们“赐你恩福”(Grace To You)这里,我们必须跟踪某些数字,以确保我们在好好地管理神所委托给我们的资源 。

但就像大卫数点军队一样,当我们看到统计数字时 —— 受浸者、参与会议者、书本销售数量等等 —— 也时常变得骄傲起来。情况很快就能变得糟糕。大数目,或甚至向上趋势的数目,都能奉承。他们就像人群的掌声,拍拍你的肩膀,让你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满足。数目很​​容易让你陷入一种错误的安全感,让你远离在神话语之前的自我反省 —— 这艰难而痛苦的工作。

我们现代对数字的关注 —— 对可见、外在、可衡量的强调 —— 让我想起路德《海德堡辩论》(Heidelberg Disputation)中的几条论纲;这些论纲后来成为了宗教改革神学的中心。

19 身为神学家,不可以想要从受造物当中,去寻找神的奥秘。

22 想要从受造物当中去寻找神的奥秘,只会使自己变得骄傲。

宽泛地来说,罗马天主教会的领袖通过指出外在、可见的成功迹象来证明自己的合理性。正如路德所指出的那样,他们认为神的工作(那无形的)是显然而明显的,可以被感知、衡量和计算。简而言之,若它有效、若它成功、若它强大、若它显然光荣,那么神就在其中。路德称这为“荣耀神学”:其意思是,这种神学所专注的不是神的真正荣耀,而是在人类估计中看起来荣耀的事情。

荣耀神学家的错误与我们现代实用主义者的错误相同。他们认为他们可以感知、衡量及计数神的奥秘,并因它而自豪。但这奥秘实在是无法察觉并不可数的。正如路德所说,这种思想使人“完全变得骄傲、失明、心又变硬”。

当他面对罗马天主教神学的核心时,路德将荣耀神学与十字架神学相提并论。以下是他在论纲第20条中的说明:

20 真正的神学家,是透过基督的十字架,去明白神的奥秘。

十字架神学承认神的工作是颠覆性的工作;它颠覆了人类骄傲,挫败了人类智慧,并违背了人类期望。十字架的痛苦 —— 就是神真正可见而明显的工作 —— 在任何人类标准中并没有威风。那些谦逊、虚弱、卑贱和无足轻重的事物 —— 也就是痛苦之物 —— 并不能吸引注意力、填充你的会议、获得追随者、或建立粉丝群。但这就是十字架之路,也就是神真正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神]使基督成为我们的智慧,成为公义、圣洁、救赎”(哥林多前书1:30)。

十字架神学并不是务实增长方法之信息,无论我们所谈论的是老派的寻道者还是今天更时髦的类型。实用主义者就像路德的荣耀神学家,实践着“有效”的方法。而且,像路德在他时代所看到的那样,对于取得可见的成功迹象的关注正使许多基督徒领袖“完全变得骄傲、失明、心又变硬”。

听到他们用虔诚的短语来说明增长状况令我感到非常尴尬,例如:“神通过我们栽种如此多的教会,真是太奇妙了”,或“我很荣幸能看到 __ 个人为基督作出决定”,或“我上周对 __ 千人讲道,令我感到非常谦卑”,等等。标榜个人虔诚的行为,完全违背耶稣在马太福音6章中的教导,也很明显证明人的骄傲。那些骄傲的人,对于自己的错误是盲目的,而他们心已变硬了、反对任何纠正。

我们其中没有任何人完全摆脱实用主义之控告。因实用主义的问题只在程度上有所不同,对吧。但被实用主义的错误所玷污并不免除我们的责任;它只是表明我们多么需要恩典。

当神对以色列人民进行快速及致命的审判时,大卫就学到了这一点。“看哪,我犯了罪,行了恶,但这群羊做了什么呢?”(撒母耳记上24:17)。愿今天的教会领袖不仅为自己的计数罪悔改,也对主的羊群的利益产生更热切、更诚挚的关心。

让我们所有人都努力“洁净自己,除去身体和灵魂一切的污秽,藉着敬畏神,得以成圣”(哥林多后书7:1)。我们以谦卑和悔改的态度,就能真正找到神的恩典和祝福。

[/et_pb_text][/et_pb_column][et_pb_column type=”1_4″ _builder_version=”4.4.6″][et_pb_text _builder_version=”4.4.6″ text_font=”|700|||||||” text_font_size=”17px” text_line_height=”1.8em” custom_margin=”5px|-9px|5px|-9px|true|true”]

使福音处境化

使福音处境化
为获得而放弃
在基督里的自由
新约的执事
对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一)
对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二)
对外邦人我就作外邦人
对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
“处境化”与教会腐败
无论如何要救一些人
宣教领域中的处境化
带着后果回到原点
你可能是一个实用主义者

 

 

 

 

 

[/et_pb_text][/et_pb_column][/et_pb_row][/et_pb_section][et_pb_section fb_built=”1″ _builder_version=”4.9.3″ width=”75%” module_alignment=”center” min_height=”261px” height=”100px” custom_padding=”2px|||||” locked=”off”][/et_pb_section]